当前位置:主页 > 今期管家婆大图彩图 >

六零年 45

发布日期:2020-05-15 18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60李雯雯:“哼,你也知道说对不起啊!晚了,不要动弹,老老实实休息吧?想不想知道王珍妮的秘密,我告诉你!”

  01八李雯雯:“大晚上的,捡能说的说,不要吓到我睡不着,还有,我问你,你是不是因为打探别人隐私才受伤的,我劝你收手……”

  1960李雯雯:“咳咳,你怎么知道的,我那也是倒霉,……不说我了,讲王珍妮事情给你听!”

  1960李雯雯:“王珍妮出身本贵族,因为父族母族为了血统高贵,是近亲结婚的,生下来就是畸形,母族那边盼望是男婴,一看不是,又是畸形,想溺死她,父族这边不知什么原因把她救下,扔到寺庙里自生自灭了,寺庙里的住持当宠物把她养大,倒是没受多少苦,后来慢慢长大,女性特征越来越明显,王珍妮是男的当不成,女的不想做,就去做手术,变成中性人了,你能看出来王珍妮极端仇视女性吧?……”

  01八李雯雯:“嗯,王珍妮让我想起一个中学女同学,那个同学对成绩比她的女同学特别嫉妒,后来当医生了,都找医生同行,离一次婚,换一家医院,还没有孩子,同学聚会我只看到她一次,哎呀,看到谁过得好,看到谁保养得好,都要刺刺人家,说几句风凉话,看我们这些过得好的女同学的眼神就和王珍妮看人一样,不可一世,为我独尊那种感觉,估计这个世界就她最厉害了……”

  1960李雯雯:“难得你看人不顺眼,不过那王珍妮受过特殊训练的,还学过医,会弹钢琴,艺术修养很好,她父族家族一直没有继承人,她父亲看到她变成中性人了,反而对她刮目而看,只要她完成任务,就选她当家族继承人!”

  01八李雯雯:“她父族骗王珍妮的,王珍妮也信,她父亲肯定生到临死都不会放弃,生一个健康的继承人。王珍妮的任务是什么?”

  1960李雯雯:“嘿,我也奇怪,王珍妮意识里我没探查到,只知道她在找东西,找十几年前潜伏下来的人。你对新海市了解多少,如果换做你,什么图纸啊什么宝藏啊,藏在哪里?”

  01八李雯雯:“我要好好想想,那她把王腾的亲女儿杀了,是怎么一回事,还有徐红了?”

  1960李雯雯:“一笔糊涂账!你们回来那天星期五吧,尼姑庵死的就是王腾的真正老婆和另一个女儿,真徐红的娘家人骗真徐红,王腾和她大女儿在海上遇难了,真徐红一下受刺激了,带着的女儿到孔望山出家了,老住持圆寂之后……”

  1960李雯雯:“现在这个徐红是老大?王腾也察觉了,看到她照顾女儿的份上留下她了,挂名夫妻,假徐红有相好,那个王珍妮也没事逗逗她,假徐红也带着任务的……”

  01八李雯雯:“考验我胆量的吧?银行枯井除外,我还对食堂地下冷库,还有地下金库还有地下金库的个人保险箱感兴趣!”

  1960李雯雯:“呵呵,想法不错,很晚了,快到1点了,快点睡觉,我也困了!不要在心里骂我,这几块石头真有安神作用,今天你自己散开放的,才把你自己定住,我帮你一下,现在你可以动了,明天自己做个布袋装着吧,今天晚上不要开灯了,就用手帕包着,垫枕头下睡!不骗你!线八李雯雯:“好吧,再相信你一次!”

  忘了,问问这假的王珍妮什么时候替代真的王珍妮了?那个真的王珍妮估计也死了,怎么瞒过王腾骗过王腾的啊?

  嗯?谁啊?深更半夜敲女孩子房门?李雯雯习惯性地按她01八床头灯按钮,没有,哦,才反应过来自己在1960了。

  张鹏很委屈又很急:“是我,张鹏!你晚上10点多钟刚上楼,我和江涛李兵他们就回来了,你不是留6张鸡蛋饼给我们吃么?”

  张鹏:“不够用,今天下午淋雨时间长的人,都有点发烧了,医务室就瓶底几片,哪够用的,快一点拿啊?”

  张鹏:“没,凤没事!李雯雯,手心伸过来,留片给你以防万一,你下午也淋雨了,这上海和平饭店的值班医生也太大方了,给你一瓶阿司匹林!”

  李雯雯:“那是我人见人爱,不对,我骗他说我爱好插花,阿司匹林水溶液可以保持鲜花新鲜……”李雯雯说话声音越来越,因为张鹏又皱起眉头准备训人了……

  “你快去送药吧!好走不送!”李雯雯把宿舍门一关,背贴着房门松口气,马上又理直气壮起来,我是好宝宝,我又做好人好事了,心虚什么啊?

  李雯雯看下手表,都快到5点了,关上壁灯,继续睡啊,还能睡个时了,大不了啃个生山芋当早餐,只母鸡被大雨吓没吓着,有没有鸡蛋收……

  等李雯雯啃着一个生山芋准备到鸡圏看看时,人家徐红王珍妮穿戴整齐,已经再下楼梯了。

  鸡窝水槽里有雨水,只母鸡正在喝水了,祖宗吗,不能喝啊,会生病的,李雯雯刚想把水槽里的水倒掉,被两只母鸡都啄了下手背,哎呀,好心没好报,真疼,好了,想喝就喝吧,不要拉稀就行!

  只母鸡走出鸡窝,在鸡圏里散步,李雯雯蹲下来,看看鸡窝,哎哟,还有只鸡蛋啊,李雯雯一手抓个,还有热乎乎热气了,刚下不久,李雯雯正准备把枚鸡蛋装口袋里,背后传来王大爷的声音:“李,你在干什么?”

  李雯雯把拿着鸡蛋的双手朝王大爷面前一伸:“王大爷,我的只母鸡又能吃又能下蛋,你看,这是它们俩下的早鸡蛋,个头一点,来,给你,给龙龙凤凤补补!”

  王大爷:“李,你再挖几条蚯蚓给只母鸡加加餐,看它们晚上还能不能再下蛋,篮子给你,把雨打下的石榴拾起来,看鸡吃不吃,唉,都比鸡蛋大了,有点可惜,快去啊!”

  挖好蚯蚓喂好鸡,李雯雯把装着石榴的篮子挂在鸡圏墙上铁钩上,李雯雯上楼拿包去上班了。

  等李雯雯走进食堂,发现有很多陌生人了,不认识啊!坐哪里啊?前面几排凳子椅子都坐满人了!

  有人念叨着:“李刀,李刀,张师傅不是号称张快刀么?收徒弟了,还是女徒弟了?”

  所有职工全体起来,一起唱国歌,李雯雯可是好久没参加这么正式的会议了,她很认真的听着,还拿一本新的工作笔记做会议内容……

  扩音器传来:“下面请位新同事上台来和大家认识一下,王珍妮,李雯雯两位女同志请上前面来!”

  王珍妮就坐在前面,走几步就走到主持会议的领导面前,和领导握握手,就面朝大家落落大方地站着……

  李雯雯哪敢落后,也跑到主持的领导,和王恒领导握握手,离王珍妮一米远站好!”

  吴树还要拍照了,朝李雯雯打个手势,靠近些,李雯雯握紧拳头又放松下来,靠近王珍妮站着……

  不少阿姨级姐姐级的女职工,用晦涩不明的眼光打量着李雯雯,好一块肥肉啊,瘦了点,有点胸,屁股不,尺几了?应该好生养?

  不知道家里生活条件好不好?兄弟姐妹多不多?父母是干什么的?母亲不会是家庭妇女吧?家里房子大不大?

  开过会,王珍妮和李雯雯都被叫到保卫科,孙科长例行公事和她们了解一下星期天枯井出水,假山水池出水情况……

  王珍妮先说的,她说她一出来就看到李雯雯把在水里玩的一个姑娘救了起来……

  孙志刚看了一下默不作声的李雯雯说:“李兵已经和我说过王珍妮一些事情了,这件事情到此为止,……”

  行长派一个以前从基层银行干上来的业务经理带王珍妮和李雯雯,就是看着这个业务经理怎么做事,上午带,熟悉业务,下午自己整理笔记,不懂的问……

  李雯雯发现王珍妮的笔记记得及其简单,汉字写的很慢很少很,夹插着英文和李雯雯认不得的字母,李雯雯看不懂……

  1960哪有点钞机啊,全靠人工,还要裹硬币,一个上午班下来,李雯雯十个手指都黑了……

  李雯雯想着她在辛辛苦苦点钱,王珍妮正在舒舒服服坐在办公室了,心里极度不平衡啊!